澳门金莎:看一看这才是大企业家应当有的情怀

近日,甘肃电视台公共频道“百姓·大家谈”节目重磅推出的《做世界的厨房——访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先生》专题,全方位解析了这位“农牧巨子”的从商之道,爱国…
近日,甘肃电视台公共频道“百姓·大家谈”节目重磅推出的《做世界的厨房——访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先生》专题,全方位解析了这位“农牧巨子”的从商之道,爱国情怀及未来发展,及投资一带一路战略的重大举措。
在7月3号的节目中,谢国民董事长谈到了中国经济,经营及用人之道,也聊到他自己的为人处世原则。
谈中国经济:对中国的发展很有信心,正大将加速在中国的投入与发展。
谈经营之道:不去打压竞争对手,而是要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。
谈用人之道:给员工更大的舞台,允许他们自由的发挥。
谈自己:做人要懂的先给后得,要懂得吃亏是福。
下面,大先生为大家整理了这次访谈的对话内容,不能看视频的小伙伴们,快来感受一下吧:)
主持人:现在世界经济大环境中,有很多人对中国的经济,持有一种怀疑的态度,而您好像信心很足,您是怎么考虑的?
谢国民:是的,我信心特别足。我刚到中国的时候,中国的外汇都缺,老百姓很穷,都是骑自行车,基本建设都没有,飞机场比泰国落后几十年。那时候泰国的机场比北京的大二十倍,并且已经有高速公路了,车也很多。我当时去中国,哪怕是上海、北京,还都是自行车,汽车很少,公路也很少,机场更少。
那么,即使那个时候什么都不够,什么都缺乏,甚至连法律法规都不完善,为什么我敢进入中国市场,并且能够进去?因为我是为农民造福。我是双赢,而不是单赢。所以我得到了政府的支持。
而今天,中国的基础建设已经非常全面了,高速铁路甚至已经达到世界最高水准了。这种环境下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条件比那会儿要好的不知道多少,中国现在的外汇储备排第一;经济排第二,将来也一定会升至老大。这种环境正大会加倍投资,比如投资了平安保险集团,因为我们自己做太慢了,我们要搭乘顺风车。
澳门金莎:看一看这才是大企业家应当有的情怀。主持人:中国现在正全面推进一带一路大战略,您觉得正大在这个战略下,我们能做些什么?
谢国民:在博鳌论坛的时候,我就谈到一带一路的问题:正大在泰国做了一个模型,就是按照习主席提倡的一带一路,泰国在两百平方公里中,做一个很完整的海运、空运、铁路、陆运,还有高铁。整个泰国百分之八九十的工业,百分之七十的经济,都是在这一条200公里的路上。所以正大会抓住这次重要的机会,也是为泰国人造福。
主持人:看来这个模型已经在您心中完全成型了。
谢国民:是的,因为其实这个模型取决于中国,今天中国的经济能够这样发展,就是他的基础建设很到位,基础建设到位了,中国才会腾飞。而一个大国,对小国有怎样的影响?一定不是来剥削小国。习主席的一带一路很高明——大国来支持小国共富共荣。所以就建议这些国家,建设水运、空运、海运。习总书记还建了一个亚洲投资银行,带头先投钱。因为他知道,穷的国家没有钱做这件事是很辛苦的。就好比,如果你要赚农民的钱,他没有钱;你必须要让他富起来,他才有购买力。所以如果大国不支持小国富起来,怎么去跟他做生意,你产品怎么卖给他?所以他把这个成功的模式带给周边的国家。
主持人:刚才说到理念,在您的经营之道当中,有很多做法非常耐人寻味。比如说,不要把竞争对手打倒;还有您曾说到,饲料销售是卖服务不是卖产品,是卖价值而不是卖价格;还有刚刚您说到的,跟农民要共同依存共同发展。我觉得这些理论字面上还是比较好理解,但是落实到实施层面,并不是很容易了,能跟我们说说吗?
谢国民:对于竞争对手来说,其实你应该更加在意自己怎样才能做好,而不是担心他做的比你更好。实际上你做的更好,远远超过他了,他也就不是你的竞争对手了。
还有我的理念就是,我不会在这个蛋糕里面去抢,我用我的能力把市场扩大到全世界,我不会跟我的小竞争对手斤斤计较。我让他10个点,我们两个就不要斗了,不然斗了两败俱伤,那我用这个精力和资本,去别的国家拿100,其实我在这里损失10,我在别的国家拿到100,我还有90。还有你不要看他怎么样跟你竞争,你要看自己,你是不是做到最好了,你还有哪些做的比他差。你要提升自己,使得他追不上你。他做的不好,他自己灭亡是他的事情。一个企业家应该有这样的胸怀,不要说他上来了,去妒忌他打击他。我是用我这个精力去做更大的事业,我用这个时间锻炼我自己,使自己更强。
主持人:此次我跟正大的员工有过沟通,发现无论是高层还是基层的员工,对工作都很用心,很有热情,让我感觉到正大带队伍很有一套,能对我们谈谈您的用人之道吗?
谢国民: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给每一位员工很大的空间,允许员工做他想做的,你不要去指挥他,人都不喜欢被管,特别是今天的年轻人。你要让他发挥想象力,并且支持他去做。如果是受了命令去做的,一个小时就会觉得累了。
所以我们的成功,就是支持我们的员工,发挥他们的能力,制造完整的舞台让他们去发挥。这力量会很大,因为人的潜在力量会非常大,比机器还厉害。
主持人:我听说大家评价您,说您对工作很着迷。那么工作对于您来说,真的像游戏那样令人着迷吗?
谢国民:是的,我对员工说,你们要把工作当做去娱乐。比如你喜欢打球,你把你做的事业当做去打球。有些人喜欢爬山,把命都丢掉了,因为这是他的兴趣,他不感觉到累,不感觉到这有风险。
作为企业家,也是一样的。不能把事业当做一种负担,或者是一个职业,你应该把它当做一个乐趣。工作其实也是一种挑战,比如我们的一带一路,我知道有很多困难,你想象不到的问题会出现,即使很早你就有这种思想准备,但出现问题也是正常的,不能把工作想象的太理想。所以我做什么事业,即便做的好了我也不庆祝,因为你做的越大,你遇到的问题就越多,还会有更大的挑战在等着你。
主持人:您说过您有5%的时间,是为现在工作,有95%的时间是为未来工作,这个怎么理解呢?
谢国民:未来的事情是创新的,是要闯出一条路的,而我们的同事还没有经验。做很多新的事业是会亏本的,而这个亏本,其实很多时候是研发费等一些费用。大公司一定投入资金去开发、拓展。
有些时候我们花的钱多了,会被其他人攻击和指责。其实如果换做最高领导去做,他们只会在心里说你们董事长乱花钱,虽然不敢讲出来。但到了我们成功的时候,他们才恍然大悟。因为有些人看不到,他们会质疑我们为什么要花这笔钱呢?比如一带一路,我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要做的事情,因为这方面我是外行的,所以要付出更大的精力去做。正大的同事中也没有懂的,所以我就在重新组织人才队伍,进行学习,并聘请专家。
主持人:您在整个华商中已经这么有威望了,但听说您还是在坚持不断学习。
谢国民:是的,活到老,学到老。还有最重要的,做人要懂的先给后得,要懂得吃亏是福。这句话讲的人多,做到的人少。有些人看到机会了,就去占便宜了。这是不行的,要让,要给,要懂得吃亏。你做到了,你就能成功了。因为那个得到你便宜的人,到处会去讲你的好话;而你去占他的便宜,哪怕一百块钱,他都到处骂你。
主持人:您说的很有道理,但在困难的时候,做到这一点更难吧?我记得您说经历过最困难的时候,是97年的金融危机,我听说您当时还给员工们提薪,而不是裁员。这是处于什么考虑呢?
谢国民:因为不是他们的错,是整个社会,整个大环境有问题。还有怪最高领导没有准备好,会发生这样的问题。
主持人:现在这个社会竞争非常激烈,我们坚持三利原则,是不是会变得有点不容易了?
谢国民:我想应该是不会的,三利原则永远是存在的。你做什么事情,如果不对国家有利,国家不会支持你的。你对人民没有利,你的产品卖给谁?不让利给消费者,消费者不会买你的东西。
主持人:对于甘肃这样一个欠发达地区,对它的发展您有什么建议吗?
谢国民:甘肃绝对有机会,它有一条河经过,不能单单去做耕种的事情,而是要种树,种有价值的树,还有养猪、养鸡、养奶牛都可以的。

近日,甘肃电视台公共频道“百姓·大家谈”节目重磅推出的《做世界的厨房——访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先生》专题,全方位解析了这位“农牧巨子”的从商之道,爱国情怀及未来发展,及投资一带一路战略的重大举措。
在7月3号的节目中,谢国民董事长谈到了中国经济,经营及用人之道,也聊到他自己的为人处世原则。
谈中国经济:对中国的发展很有信心,正大将加速在中国的投入与发展。
谈经营之道:不去打压竞争对手,而是要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。
谈用人之道:给员工更大的舞台,允许他们自由的发挥。
谈自己:做人要懂的先给后得,要懂得吃亏是福。
下面,大先生为大家整理了这次访谈的对话内容,不能看视频的小伙伴们,快来感受一下吧:)
主持人:现在世界经济大环境中,有很多人对中国的经济,持有一种怀疑的态度,而您好像信心很足,您是怎么考虑的?
谢国民:是的,我信心特别足。我刚到中国的时候,中国的外汇都缺,老百姓很穷,都是骑自行车,基本建设都没有,飞机场比泰国落后几十年。那时候泰国的机场比北京的大二十倍,并且已经有高速公路了,车也很多。我当时去中国,哪怕是上海、北京,还都是自行车,汽车很少,公路也很少,机场更少。
那么,即使那个时候什么都不够,什么都缺乏,甚至连法律法规都不完善,为什么我敢进入中国市场,并且能够进去?因为我是为农民造福。我是双赢,而不是单赢。所以我得到了政府的支持。
而今天,中国的基础建设已经非常全面了,高速铁路甚至已经达到世界最高水准了。这种环境下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条件比那会儿要好的不知道多少,中国现在的外汇储备排第一;经济排第二,将来也一定会升至老大。这种环境正大会加倍投资,比如投资了平安保险集团,因为我们自己做太慢了,我们要搭乘顺风车。
主持人:中国现在正全面推进一带一路大战略,您觉得正大在这个战略下,我们能做些什么?
谢国民:在博鳌论坛的时候,我就谈到一带一路的问题:正大在泰国做了一个模型,就是按照习主席提倡的一带一路,泰国在两百平方公里中,做一个很完整的海运、空运、铁路、陆运,还有高铁。整个泰国百分之八九十的工业,百分之七十的经济,都是在这一条200公里的路上。所以正大会抓住这次重要的机会,也是为泰国人造福。
主持人:看来这个模型已经在您心中完全成型了。
谢国民:是的,因为其实这个模型取决于中国,今天中国的经济能够这样发展,就是他的基础建设很到位,基础建设到位了,中国才会腾飞。而一个大国,对小国有怎样的影响?一定不是来剥削小国。习主席的一带一路很高明——大国来支持小国共富共荣。所以就建议这些国家,建设水运、空运、海运。习总书记还建了一个亚洲投资银行,带头先投钱。因为他知道,穷的国家没有钱做这件事是很辛苦的。就好比,如果你要赚农民的钱,他没有钱;你必须要让他富起来,他才有购买力。所以如果大国不支持小国富起来,怎么去跟他做生意,你产品怎么卖给他?所以他把这个成功的模式带给周边的国家。
主持人:刚才说到理念,在您的经营之道当中,有很多做法非常耐人寻味。比如说,不要把竞争对手打倒;还有您曾说到,饲料销售是卖服务不是卖产品,是卖价值而不是卖价格;还有刚刚您说到的,跟农民要共同依存共同发展。我觉得这些理论字面上还是比较好理解,但是落实到实施层面,并不是很容易了,能跟我们说说吗?
谢国民:对于竞争对手来说,其实你应该更加在意自己怎样才能做好,而不是担心他做的比你更好。实际上你做的更好,远远超过他了,他也就不是你的竞争对手了。
还有我的理念就是,我不会在这个蛋糕里面去抢,我用我的能力把市场扩大到全世界,我不会跟我的小竞争对手斤斤计较。我让他10个点,我们两个就不要斗了,不然斗了两败俱伤,那我用这个精力和资本,去别的国家拿100,其实我在这里损失10,我在别的国家拿到100,我还有90。还有你不要看他怎么样跟你竞争,你要看自己,你是不是做到最好了,你还有哪些做的比他差。你要提升自己,使得他追不上你。他做的不好,他自己灭亡是他的事情。一个企业家应该有这样的胸怀,不要说他上来了,去妒忌他打击他。我是用我这个精力去做更大的事业,我用这个时间锻炼我自己,使自己更强。
主持人:此次我跟正大的员工有过沟通,发现无论是高层还是基层的员工,对工作都很用心,很有热情,让我感觉到正大带队伍很有一套,能对我们谈谈您的用人之道吗?
谢国民: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给每一位员工很大的空间,允许员工做他想做的,你不要去指挥他,人都不喜欢被管,特别是今天的年轻人。你要让他发挥想象力,并且支持他去做。如果是受了命令去做的,一个小时就会觉得累了。
所以我们的成功,就是支持我们的员工,发挥他们的能力,制造完整的舞台让他们去发挥。这力量会很大,因为人的潜在力量会非常大,比机器还厉害。
主持人:我听说大家评价您,说您对工作很着迷。那么工作对于您来说,真的像游戏那样令人着迷吗?
谢国民:是的,我对员工说,你们要把工作当做去娱乐。比如你喜欢打球,你把你做的事业当做去打球。有些人喜欢爬山,把命都丢掉了,因为这是他的兴趣,他不感觉到累,不感觉到这有风险。
作为企业家,也是一样的。不能把事业当做一种负担,或者是一个职业,你应该把它当做一个乐趣。工作其实也是一种挑战,比如我们的一带一路,我知道有很多困难,你想象不到的问题会出现,即使很早你就有这种思想准备,但出现问题也是正常的,不能把工作想象的太理想。所以我做什么事业,即便做的好了我也不庆祝,因为你做的越大,你遇到的问题就越多,还会有更大的挑战在等着你。
主持人:您说过您有5%的时间,是为现在工作,有95%的时间是为未来工作,这个怎么理解呢?
谢国民:未来的事情是创新的,是要闯出一条路的,而我们的同事还没有经验。做很多新的事业是会亏本的,而这个亏本,其实很多时候是研发费等一些费用。大公司一定投入资金去开发、拓展。
有些时候我们花的钱多了,会被其他人攻击和指责。其实如果换做最高领导去做,他们只会在心里说你们董事长乱花钱,虽然不敢讲出来。但到了我们成功的时候,他们才恍然大悟。因为有些人看不到,他们会质疑我们为什么要花这笔钱呢?比如一带一路,我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要做的事情,因为这方面我是外行的,所以要付出更大的精力去做。正大的同事中也没有懂的,所以我就在重新组织人才队伍,进行学习,并聘请专家。
主持人:您在整个华商中已经这么有威望了,但听说您还是在坚持不断学习。
谢国民:是的,活到老,学到老。还有最重要的,做人要懂的先给后得,要懂得吃亏是福。这句话讲的人多,做到的人少。有些人看到机会了,就去占便宜了。这是不行的,要让,要给,要懂得吃亏。你做到了,你就能成功了。因为那个得到你便宜的人,到处会去讲你的好话;而你去占他的便宜,哪怕一百块钱,他都到处骂你。
主持人:您说的很有道理,但在困难的时候,做到这一点更难吧?我记得您说经历过最困难的时候,是97年的金融危机,我听说您当时还给员工们提薪,而不是裁员。这是处于什么考虑呢?
谢国民:因为不是他们的错,是整个社会,整个大环境有问题。还有怪最高领导没有准备好,会发生这样的问题。
主持人:现在这个社会竞争非常激烈,我们坚持三利原则,是不是会变得有点不容易了?
谢国民:我想应该是不会的,三利原则永远是存在的。你做什么事情,如果不对国家有利,国家不会支持你的。你对人民没有利,你的产品卖给谁?不让利给消费者,消费者不会买你的东西。
主持人:对于甘肃这样一个欠发达地区,对它的发展您有什么建议吗?
谢国民:甘肃绝对有机会,它有一条河经过,不能单单去做耕种的事情,而是要种树,种有价值的树,还有养猪、养鸡、养奶牛都可以的。

谢:我看还是从猪开始,因为猪的市场还很大。注册这个公司后,温氏有什么宝贝,新公司就跟它学习,正大有什么宝贝,新公司要来学,也看这个团队的本领。这个”儿子”能够发展到多大,看它自己的,如果比”父母”发展得还快,那就更好,是不是?

农财宝典:那么就大陆来讲,你们准备在大陆养多少只鸡和多少只猪?

谢国民简历:泰籍华人,祖籍广东澄海,1939年生。现任正大国际集团董事长,并为卜蜂国际集团主要股东。

核心提示:正大到任何一个国家做事,都讲究“三利”,我们做什么都要对国家有利、对人民有利、对公司有利。公司没有资本,没有人才的支持是不行的。所以我们很清楚,千万不
能和农民“抢生意”。

谢国民:我们的养殖业是和饲料呈并行的状态。为什么呢,一方面需要有好的饲料,另一方面要求有好的种群。目前我们不但有好的种猪,还有好的种鱼,包括海鱼和淡水鱼,另外还有种虾。养殖业一定要跟饲料业相配套,到最后这些猪鸡鸭都要深加工,销售给人吃,饲料是这条链里面的一部分,只是饲料里有一个品牌问题,人们需要认知这个品牌。我们集团在供应世界食品,鱼虾销往全世界,包括美国、欧洲等,因为虾没有什么病,没有国家对国家的报复。鸡、猪却不同,猪限定了,我们集团深加工后的产品只能销往日本,鸡稍微松一点,可以销往欧洲和日本等地。

农财宝典:能否简单介绍一下目前正大的养殖概况和将来的养殖规划?

谢国民:以前是千家万户在养猪,正大集团在泰国是养猪最多的,猪是我们这几年才真正开始。所以我很佩服温鹏程董事长,他在这一点上比我高明得多,看得比我还远。我们当时感觉千家万户养猪,价钱波动得很厉害,就没有太大发展。其实中国的养猪是一个很大的产业,中国吃猪肉占全世界的45%.生猪存栏量是世界50%,将来7亿农民富了,有钱了,我看市场还要增加五六亿头猪。

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访谈

澳门金莎,农财宝典:中国是一个民族情结很严重的国家,正大作为外资在华的代表,在中国大力发展农业,会不会受到政府的限制?

澳门金莎 1

谢国民:绝对有可能。温氏的这种模式就是规模化的模式,规模化、工业化。农民都跑到工业、运输业、销售业来,农民才会富裕,不需要每一个农民都是种田,种小小的田。我们在这一方面有研究杂交玉米、大米,我们在中国合作种植了七八万亩地。将来怎么样跟农民合作?培养有能力的农民替其他农民种,其他不愿种的农民实际得到的利益比他自己种植还要多,这些农民就会出去打一份工,去做他喜欢做的事情。小面积变大面积。农民不愿把土地卖出去,就还是农民,我们培养那些有能力的农民种地,用机械化,现代化的方法操作。我们现在在中国、东南亚地区都在做。

谢国民:不会,因为我的猪舍都是农民的。我这个猪舍,不是正大的猪舍。正大到任何一个国家做事,都讲究”三利”,我们做什么都要对国家有利、对人民有利、对公司有利。公司没有资本,没有人才的支持是不行的。所以我们很清楚,千万不能和农民”抢生意”.所以我们的农场,最标准的农场都属于农民,我们来给他搭台,我们给农民打工。我们做农民做不了的,比如说研发、深加工、销售、品牌肉。凡是农民能做到的,我们支持他做大做强,农民做不到的,还有农民不能冒风险,由企业家冒风险。农民拿什么钱去冒风险,缺了资本、缺了技术,更严重的是缺了市场,那么我们就要从资本方面支持他。万一农民还不了怎么办?我们是用什么来逃避这个风险呢?用高科技、用市场,来担负我这个风险,我正大又不是印钞机,同时还要交税收,不能亏本,因此要用用市场、技术来保证不亏本。

澳门金莎 2

农财宝典记者现场旁听了双方的交流,并专访了谢国民先生。

农财宝典:中国的农产品始终面临一个小生产,大市场的困境,价格始终是坐”过山车”,你觉得未来中国的生猪业有没有可能走出这种困境?若有,大概要多长时间?

8月30日,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与温氏集团董事长温鹏程在广州碰了一面。谢国民先生明显抱有合作的期望,他提出,正大可以跟温氏集团合作成立一个公司。他认为,温氏集团在中国大陆属于强势农牧企业,而正大集团则拥有丰富的海外运营经验,双方可以互补。

农财宝典:刚才听到您说打算跟温氏合作办一个新公司,假如这个新公司真的成立,您打算做哪一方面,猪还是鸡?

相关文章